老婵游记

花步:

即使每一种青春最后都要苍老
即使每一个精彩的开头最后都有一个庸俗的结局
但依然要在自己尚有力气的时候
去看一看远大的世界
无垠的生命

默默

이슬안나:



  我徒然学会了抗拒热闹却还来不及透悟真正的冷清。只要爱对人每天都是情人节,最起码
  我是这么告诫自己,可惜天不从人愿爱不了我的爱的人,所以我的人生里没有情人节,草
  草吃完晚餐就在家里待不下去,然后带着耳机循环着一首歌开始游荡,不知走了多久,抬
  头才发现街里巷里商场里满满贴挂着节日的附属品,格格不入的人们也开始不安躁动起来
  至少我感觉情侣的脚步缓慢单身的人们脚步匆匆,缓慢的人们似乎忘记赶路,匆忙的人们
  忘记为何匆忙。

  那些腐烂潮藉的往事和无人共鸣的文字还不如一并寄给孤独。诀别以后得日子过去这么久
  远了,我似乎开始慢慢学会享受孤独,其实孤独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不敢面对孤独,而我
  却习惯了将孤独写成文字化成汤药慰藉我这颗千疮百孔的心罢了,很多时间我写下太多回
  忆,总是一再按下删除键,不想看见又怕忘记,所以总是看见一行一行的文字被清去时总
  会突然莫名的鼻酸,我可能是太害怕那些回忆就像着文字一样按下删除就能够像没有出现
  过一样消失在记事本里,很多时候总想人的大脑究竟能够存储多少记忆,他会不会也有负
  荷的一天,然后死机变成植物人,也可能大脑有种自我负荷自动删除功能,他会自动选择
  那些潜意识认为不重要的感情删掉,然后保证空间足够的运行状态,只是猜测总能满足人
  的想象却不能给你真正的答案。

  你是谁朝思暮想的笔尖少年,在绝城的荒废途中辗转。很多写手总能将自己的感情写进小
  说,写进自己的创作里,所以每个人物都有自己喜欢的样子和态度,可你却是我误删的照
  片,错过的航班,丢失的日记本,经久不息的遗憾,你仿佛就是时间偷走的另一个我,而
  我却能借着时间缝隙站在门外偷偷看着你就像那个原来的我,你可能不会知道我总是躲在
  黑暗的角落最边角的孤独冷清的位置,可能那还是因为我和热闹不合衬的缘故和理由,我
  的骨子里透着不平凡却不甘与别人拍和交集,更不敢去轻易的再奢求一个安慰依靠的臂膀
  所以没人能读懂我的沉默,就像明知不需要的东西还会忍不住买,就像明知没结果的人还
  会忍不住爱,以前的我们越爱越不知足,总是有自己的顽固争吵时都不愿让步的借口,最
  后还是相爱输给了相处,以至于到最后的不欢而散,人总是犯贱的物种分开以后总是会喜
  欢想那些争吵和不满,想的越多越觉得自己错的太多,觉得欠的太多,所以分开以后总会
  有段日子想抛下一切,想翻山越岭去见你,在一个春天乍泻的日子里,一路树木参天,沿
  途细水潺潺。 

或许我曾做过的最好的事,就是对你一如既往并且未曾动摇的坚持。